窦氏文化网

设为首页联系我们留言给我管理入口

本站公告:窦氏文化网(www.dswhw.com)始创于2008年,专注于窦氏家族的正能量传播及窦氏家族文化、联谊、寻根、修谱、公益、商务等事业,是目前最全面的服务窦氏家族在线网络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各地信息

窦爱英:回忆我的父亲——窦芳喜

2018/8/28 7:24:22      阅读206次

 

 

我的父亲出生于1912年,由于家里贫寒,从小吃尽了苦头。八九岁时为了活命随同祖父母背乡离井(辉县),来到了焦作的李贵作一带逃荒,后又在李封矿、王封矿井下挖煤拉筐。在井下时常受到工头的鞭打,到头来只挣的发霉的豆饼、米、面来维持一家的生活。

 

 

  1948年全国即将解放,国民党在撤退时,到处抓壮丁。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父亲半夜下班回家坐在煤火台上饭还没有吃完,就听到外边乱作一团并伴有狗叫声。我奶奶感觉事情不妙,让父亲赶快下煤火台,躲藏到预先在自家床底下挖的小洞里。但还没有来得及,他们就破门而入,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我父亲和二叔抓走关进了村公所。

  第二天天亮,奶奶、妈妈和二婶去村公所送饭,跪在地上嗷嚎大哭苦苦哀求他们放人,但都无济于事。他们不但不放人,还张扬舞爪的用枪托打我奶奶、妈妈和二婶,但我奶奶、妈妈和二婶也不怕,还是哀求他们发发善心,让我爸爸和二叔回去吧,最后他们只是允许让奶奶去见了我爸爸和二叔一面,爸爸也生病了。

  回来后,奶奶、妈妈和二婶给他们送去了一些礼,把我二叔放了回来。爸爸仍被关在那里,说是很快就会把有病的爸爸放回来。谁知又过了几天,说是有人用钱把爸爸卖了壮丁,不能让爸爸回来。但我们也没有见到钱。

   我当时已经八岁了,记得很清楚,我站在路边,看到从中站学校一个大铁房走出来很多用绳子栓的人,听说是往郑州押解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和一个邻居叫李福全的家人,一起去郑州看望了爸爸。

 

 

   不久解放了,爸爸捎来了信,说是很幸运,成了解放军了。

   之后,政府给我们家门前挂上了“军属光荣”的牌子,好幸福啊。过年过节,敲锣打鼓给我家贴对联、送白面、大米、肉等礼物,还在我们住的街道扭秧歌,给我奶奶妈妈带大红花,进行各种慰问,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共产党领导真好,我们成了国家的主人。


 

 


 

喜事接连不断,1950年,爸爸成了复员军人回来了。爸爸告诉我们,他被国民党抓走当了壮丁,经常受到国民党当官的毒打和处罚,在一次战斗中,他趁机偷跑到解放军这边,成了一名解放军,给首长喂马。过长江到四川,成为川西军分区的一员战士,司令员是张祖谅,政委是李井泉。因我年龄偏大,首长让我复员了。复员时,首长问我回地方想做什么工作,我说,还下小窑挖煤。
 


 

 

 


 

 


 

父亲复员回来后,又回到了原来工作的地方——王封矿。我和妈妈在矿上选煤的日子也结束了,日子也越来越幸福。父亲让我去上学,我胆子小怕老师打,我不愿意上学。到了1952年妹妹7岁了,我也也12岁了,同意和妹妹一起去上学。报名时老师问我们,我说我叫“小妞”,报一年级,妹妹叫“小云”报半年级。老师说你们都上一年级,给你们起个学名,你叫“窦爱英”,妹妹叫“窦爱云”,回去给你父母说声,如果同意就定了。老师给我俩起了名字,我非常高兴,至今我还记得老师姓申。爸妈对我俩能上学非常高兴,对我说,你大了,要带好妹妹上学。我俩每天高高兴兴去上学,放学时欢欢乐乐回家写作业,从来没有人欺负我们。我们同院的大娘婶婶及叔叔大爷们经常夸我们,爸妈挺高兴。
 


 

 


 

 

由于我父亲有一颗对党热爱及感恩的心,工作上勤勤恳恳。再加上耿直忠诚善良,在党的培育下,很快成了生产中的领班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父亲和两个叔叔及一个姑姑,也加入的中国共产党。上级派我父亲到原国家煤炭工业部创办的,煤炭工业部基本建设总局郑州工人技术学校进行学习,回来后任单位技术员。

 

 

父亲常教育我们姊妹几个,要好好学习、听党话,牢记是共产党毛主席救了咱们,没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没有咱们这个家。

特别是我记得我初中毕业时,上级给学校分配了17名师范生指标。学校动员我们去上师范,我不愿意去,由于社会上的偏见,都愿意去当科学家、专家、工程师(当时苏联在煤矿上有专家)。父亲知道后说,如果你不去,他不去,这怎么可以,现在毛主席提出要培养我们自己的人民教师,我们要按照毛主席提出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坚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方针去建设社会主义,建设我们伟大的新中国,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党的安排呢!于是父亲就把我交给了学校和17名同学一起进入了师范学校,后来成为了一名教师。


 

 

 

   父亲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是一名“走资派”,成了下放干部,被派到了一个单位叫“更新连”去挖防空洞(“更新连”寓意是“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中午不能回家吃饭,我母亲做好饭,让我二弟(窦成章)每天去他的劳动地点给他送饭。在炎热的季节,父亲每天可以领到一支冰棒,但父亲舍不得吃,放到吃过饭的饭盒里,由我弟弟带回家,让我母亲和弟弟吃。

  1972年爸爸作为下放干部以工人待遇退休了。退休后,爸爸闲不住。又到矿上矸集山工作,带领年轻人捡煤核,上级领导看到再三嘱咐他说,不是让你来干的,你领着他们注意安全即可。可爸爸却说,这些年轻人很听话,我怎么能坐得住。

   爸爸累到了,在1982年农历4月与世长辞了。

2007年春节的临近,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开始打造春节节目,向全国人民征集“全家福”照片,在除夕下午3点到8点“春晚前播出”。我的弟弟向央视邮寄了我们一家在1961年照的“全家福”照片并简写了说明,被央视采用。

 

 


 

 

   我的父亲太可敬了。虽然您离世了,但我总觉得您没有离开我们,还陪伴在我们身边。您一生养育了我们姊妹5个,我们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们姊妹5个家庭的孩子,现在从事教育工作者的有9人,在军队“2110工程”重点建设院校的有2人(其中一人还担任了学校里的领导),在普通大学里任教的有2人,在省重点高中任教的有2人;在市重点高中任教的有一人;当幼师的有2人。

爸爸,你放心安息吧! 

  

( 文  窦爱英  整理  窦成章 )

 


      打印本页
© 窦氏文化网 Copyright ©2007 - 2016 dswhw.com 豫ICP备10206603号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