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氏文化网

设为首页联系我们留言给我管理入口

本站公告:窦氏文化网(www.dswhw.com)始创于2008年,专注于窦氏家族的正能量传播及窦氏家族文化、联谊、寻根、修谱、公益、商务等事业,是目前最全面的服务窦氏家族在线网络平台。2015年又开通了窦氏文化网公众号,公众号有更多信息等待你的到来!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报道 >> 各地信息

窦祖军:澡没洗/钻被窝/打呼噜/挨啰嗦/这就是我

2020-11-2 17:03:27    窦祖军  阅读801次

 

 

 

作者:窦祖军,男,安徽省六安市人,49岁,安徽霍邱窦氏八田铺子弟,早期曾在山西省晋中地区工作、求学,后入职中铁十二集团第四工程处湖北襄阳至湖南石门复线铁路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秘书,1996年12月调回安徽六安工作。现系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从事新闻行业20余年,笔耕不辍,采写新闻稿件约一万余篇。

澡没洗,钻被窝,打呼噜,挨啰嗦。这说的不是别人,就是我。造成如此狼狈的原因,就是因为头天晚上喝多了酒,出了点丑。当然,活了几十年,酒没少喝,丑没少出。前几日比较闲,乘机翻了翻自己的旧账。
我对于酒的美好记忆,就是从小时候帮家长“打酒”开始的。
记得我六七岁就开始打酒了。打酒是老家的方言,就是买酒。因为家里经常来客人,少不了要烟酒招待,打酒就成了我的任务,我很喜欢打酒,屁颠屁颠的,这是有原因的。

 

 

 

 

 

每次都是拿了父亲给的块儿八毛钱,双手握着一个盐水瓶子,一路小跑就往一里外的代销店奔去。40多年前,老家的土田埂很不好走,坑坑洼洼,田缺子还多,很容易摔跤,也容易因为没蹦过去田缺子而摔倒在水沟里,所以路上总是很小心地把装了酒的瓶子护在胸口,怕摔碎了回家挨揍。
当年,瓶子里装着的大都是山芋干子酿的酒,那时候称之为“八毛冲子”。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月,在贫困的农村能喝上“八毛冲子”也是很不容易的,村里人都穷,不是来了客人,是绝对舍不得花八毛钱让小孩去打酒的。
我为什么喜欢去打酒呢?这是个小秘密。起初,我停下脚步,出于好奇,用力把橡皮盖子拔掉,用鼻子靠近瓶口,使劲闻几下,在感受了一会烈酒散发的特殊香味后再将橡皮盖子塞上。短短的一里多路,我每次都是走走停停,不闻几下酒香是到不了家的。不过,也仅仅是闻闻,并不敢偷喝。
后来,父亲的一位朋友硬是哄骗我喝了人生的第一口酒,当时的感觉就是辣。
父亲这位姓金,比父亲小几岁,是住在邻村的庄稼汉,人很憨厚,经常到我家帮忙干农活,我家家境当年在村里算是比较好的,起码能管一顿酒。每次我父亲和金叔叔在划拳喝酒时,我总喜欢往旁边蹭吃的。金叔叔每次赢了拳,都喜欢端起酒杯喊我过去,把酒杯往我嘴上送,“好言相劝”哄我喝酒。那时候因为怕辣,总是摇头跑掉。不过,有一次实在是因为好奇,被酒香诱惑住了,真的接过了酒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感觉嗓子眼被一股热流撕裂了一样,辣得直吐舌头,也就不想再喝了,但过了一会儿,就又忍不住蹭到桌边去,在金叔叔再次以“能喝酒才过劲”的哄骗下,又抿了一口酒……这样反复几下就抿了差不多一小杯了。
看着我的小脸开始发红了,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父亲就干预了,“不能喝了,再喝,喝醉了你娘打你!”

从那时的第一杯酒开始,家里再来客人,我依旧满心欢喜地去打酒。大人们在桌上划拳喝酒,我就蹭在桌边,这样慢慢抿酒的机会就多了起来。渐渐的,我对酒的好奇心没有了,受酒的诱惑却越来越厉害了,逐渐喜欢上那种先辣后晕的人间琼浆,以至于长大成人之后,喝酒渐渐成了一种常态。
第一次醉酒的时间和地点已经记不清了,肯定与喝断片有关。
爱喝酒的人,酒量再大总是会喝醉的,某某“大酒桶”把自己喝进医院的事情常有耳闻。说起我自己醉酒往事,多数在40岁以前,因为越年轻越不懂得节制,酒量又不大,在酒桌上如果硬拼自然会吃亏,所以会经常喝醉,“喝了一辈子酒,出了一辈子丑”这句顺口溜,很多人自嘲,其中也有我。
说起“酒后献丑“,我得讲一个故事:有一次与几位酒量很大的老朋友在六安东大街一家排挡喝酒,大中午的,天气又热,二两下肚就晕晕乎乎的了。都是好朋友,说话很随意,几位仁兄就开始各吹各的“醉丑”经历。至今还记得一位仁兄说的醉酒故事——他某年某月某日晚上在某饭店喝多了,大约超过一斤半的量吧,然后骑着摩托车回家,路过皋城路大桥,当时大桥没正式通车,路灯杆子刚装上,他感觉酒劲上来了,“我车子就地歪倒,抱着路灯杆子睡了大半夜”这位仁兄自豪地说。
我虽然喝醉酒没有睡过马路牙子,也没有抱着路灯杆睡一夜,但我酒后出过小车祸,酒后打过朋友的“骚扰电话”,还曾经因为“一口闷”当着一桌客人的面“过小猪仔”。

 

 

 

 

 

 

我最丢人的一次“醉丑”发生在四年前。当时是从霍邱县石店镇回来,晚上被友人灌多了,亲戚帮我开车送回来后就回家了。当我拿着钥匙东倒西歪地从电梯出来后,就对着锁眼就往里插。“咦,怎么插不进去?”我边忙边嘀咕。这时候,应该是酒劲上来了,想进屋喝水,手上就使上了劲,一来二去折腾了三十多分钟才插进去一大半,大冬天的累出了一身汗。“奶奶的,今天见鬼了,钥匙怎么查不进去呢?”感觉到不对劲的我瞅了又瞅那把钥匙,没错呀!!
越来越觉得奇怪的我无意中一抬头,心里顿时一惊——我发现门头上的号码不是我家的,而是我家楼上的!顿时,我为自己的愚蠢行为感到十分羞愧,无地自容,幸好现场没别人。
于是呢,我赶紧又使劲往外拔钥匙,这时的钥匙好像跟我赌气一般,我越是往外拽,它越是不出来,又是好一番折腾,才终于把自家的钥匙从邻家的门锁里拔出来。
满头大汗的我长吁一口气,酒也醒了大半,做贼心虚般地回到家。此后连续几天,我还不禁暗暗窃喜:“还好,楼上邻家没装修,还没住人”。
酒是维系亲情友情的良药,我姐姐总是讲我肚里有“酒蹩子”。
这么多年来,每次与亲友们聚餐,都少不了喝酒,三杯下肚,话多了,亲情似乎又浓厚了一些。比如我每次去姐姐家,除了有好菜,她总是找瓶好酒出来,让我自己和自己喝一杯,她总是说我肚子里有“酒蹩子”,虽有点调侃,但我还是喜欢听这样的说法,因为在她的善意纵容下,自己和自己干一杯,又有了理由。
一位长辈是医院里的专家,他平时见到我总是叮嘱我不要多喝酒,我每次面对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又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2008年左右他退休后被合肥一家医院聘任,正好那一年我在合肥轮岗。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让我晚上下班去徽州大道那边吃饭,我又喊上我另一位在合肥的亲戚一起去的。没想到,一向反对喝酒的他老人家,居然提前从家里带了一瓶珍藏很久的老西凤。老人家一辈子不喝酒,端着饮料笑眯眯地陪着我俩,看着我俩慢慢的把一瓶老西凤消灭掉。
现在还时常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幕,总是有种说不清的感慨——一杯老酒里究竟蕴藏着多少珍贵的情谊啊!
其实,喝醉酒是伤人身体的,需要注意节制,大家都懂的一个道理,我自然也懂,但架不住酒的诱惑和酒友们的劝说。每年都讲过“戒酒”的话,决心也下过不少,但每次只有体检前戒酒两三天。每次体检回来被家人询问体检情况,不得不“支支吾吾”,还把体检报告“雪藏”起来,明知身体喝出毛病了,不能再喝了,但总想回避这个话题,以寻求心理安慰。每次只要“体检惊吓期”一过,又开始自己给自己找理由,端起了酒杯。
那么,为什么贪酒呢?我也一时说不明白,自我总结就是自控力比较差,架不起劝,或者还有一点性格上的原因。

 

 

 

 

 

 

“李白斗酒诗百篇”,一杯美酒永流传。说到诗仙,我也喜欢文字,虽然本身就从事文字工作,但终究成不了李白那样的人杰,唯有嗜酒的毛病十分一致,尤其是这么多年通过喝酒,也渐渐品出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不管与亲人、与友人、与同僚还是哪个层次的人士,往往通过喝酒拉近了距离,成就了一段又一段情谊。我的朋友茹画家是东北人,很能喝酒,他多次说过朋友超过20年才是真朋友。我回想一下,我和身边很多超过20年友谊的老朋友们,大家一直维系友情的重要纽带,除了见面互敬美酒,还真找不出别的更好的借口。
今天说喝酒,就到这儿了,罢!!

 

 

相关链接:

1、安丰窦氏年度祭祖仪式昨在洪集牌坊窦氏宗祠举行

2、又到农历十月十五时,安丰窦氏——开展祭祀活动 传承孝义文化


      打印本页
© 窦氏文化网 Copyright ©2007 - 2020 dswhw.com 京ICP备17016561号 版权声明